唱歌就是說故事,把故事說好比琴技重要多了。別被技法拖累,少少幾個音階加上誠懇的歌聲就足以打動人。
【文章提供/魅麗、圖片提供/丹尼爾】
 
專訪烏克麗麗大師 丹尼爾
與烏克麗麗同行
 
採訪過無數大師,丹尼爾是我見過少數幾位充滿歡樂的老師之一。有趣的是,當我告訴他這個單元我們採訪的通常是身心靈導師、心理醫生或精神醫學專家的時候,他很訝異為什麼我會想要採訪他。
 
他開朗、豁達,笑口常開,就像孩子一樣的單純、天真。加上一位完全支持、欣賞他的妻子,聽起來他們的生活非常簡單、單純,同時兩個人的目標一致。
 
丹尼爾說,在生活上,他盡可能離那些固執的親友遠一些;與其尋求對的方案,固執的人更著重在證明自己是對的一方,他們對尋求解答沒太大興趣。對於這樣的人他覺得互動起來太累了,為了讓自己愉快一些,他敬而遠之。
 
他說他喜歡活動,能動就不坐,因為他喜歡大自然,也為了健康著想。因此,相較於鋼琴每天只能面對同一面牆練習,他更喜歡背著烏克麗麗到處走動。如果在家,他每天最少都會花一兩個小時在花園走動,邊走邊抱著琴練指法。
 
好多作品都是他在車上、飛機上彈彈唱唱寫出來的。彈琴是他每天不可或缺的心靈雞湯。烏克麗麗上等木頭等同於大自然,緊緊貼著他的心,讓他好生安慰。它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好夥伴。他心繫音樂;他的音樂、琴、心,緊緊相連。而最美的就是當他的妻子坐在一旁陪著他、看著他創作時,就是他最心滿意足、快樂的時刻。
 
他鼓勵我學烏克麗麗,他說,唱歌就是說故事,把故事說好比琴技重要多了。別被技法拖累,少少幾個音階加上誠懇的歌聲就足以打動人。這番話我牢記在心。
 
訪談中,我看到他的妻子一直在遠處默默看著我們,時而微笑,時而呵呵作響。從他們看著彼此的眼神當中,我深深感受到他們之間的友誼深厚,這也是讓人稱羨的地方。因此,我決定請她一起接受訪問。
 
丹尼爾是一個站在舞台上的人,而我知道他每一次上台都帶著妻子的支持與祝福。真美的一對佳人……此時音樂響起……
 
 
在彈奏樂趣裡
獲得平靜
 
賴佩霞:你在怎樣的環境中成長,讓你對音樂產生這麼大的興趣?
 
丹尼爾:我在美國夏威夷長大,小時候沒有電動玩具、電腦遊戲,就是玩樂器。我的爸爸喜歡唱歌、彈吉他、彈風琴、彈烏克麗麗,我們經常一起彈奏。多數亞洲的父母希望兒女成為醫師、工程師、建築師、律師等,但在那樣的連結中,我感受到父親的支持,他支持我做自己喜歡的事情。
 

 

 

 

我從各種古老的樂器,探索世界上的古老音樂,例如將蒙古傳統音樂、印度傳統音樂結合在一起。這樣的方式使我跳脫種族的界線,也不與任何人競爭。我從音樂找到許多快樂、平靜,我享受自己在做的事情,對自己所熱愛的事情非常真誠。我玩音樂並不是為了要賺很多錢,而是我發現玩烏克麗麗的樂趣,所以透過努力從事音樂工作、音樂錄製、發行出版、寫書等,來與人們分享這份樂趣。
賴佩霞:烏克麗麗對你具有什麼意義?
 
丹尼爾:我在小學二年級時學習烏克麗麗,純粹是為了樂趣而學習彈奏它。我喜歡烏克麗麗,彈奏它讓我覺得很快樂,有時會忘記自己僅是一個孩子,也忘了有許多家庭作業要寫,讓我的內在很平靜。
 
中學畢業後,我把烏克麗麗放下,到洛杉磯唸書,主修作曲。在九O年代末,我透過彈奏吉他和烏克麗麗錄製了一張專輯,因此又愛上烏克麗麗。我現在彈烏克麗麗比其他樂器要多,因為它方便攜帶,所以無論到哪裡都帶著它。除了彈奏的技術不斷進步,同時也進行音樂創作,也和樂器公司合作設計烏克麗麗的外型。對它不是著迷,而是真誠的熱愛,每首歌都連結到我的生活經驗與當下的感覺。
 
共同合作
讓彼此更完美
 
賴佩霞:你花這麼多時間玩音樂,妻子心理不會不平衡嗎?
 
丹尼爾:她鼓勵我多學習,不斷提昇自己的彈奏技巧,不要為自己的失誤找藉口。當我在台上表演時,我只是傳達音樂本身的情感,講一個故事,而不是像明星一樣表現我自己。過去十三年來,我和妻子一起做每件事,我們共同生活,體驗生命,彼此分享,在其中享受。
 
賴佩霞:如果遇到壓力時你會怎樣做?
 
丹尼爾:我第一個反應就是面對它,解決它,盡力作最好的決定,或向相關專業人士詢問。我不會忽略問題,而是盡力解決,並且從其中找到平靜。我也對自己所作的決定保持覺知,同時保持好奇心和追究的動力。
 
賴佩霞:夏威夷給人的感覺比較放鬆,沒有大都會的競爭。你的這些成長經歷與想法,是否與你在夏威夷長大有關?
 
丹尼爾:我在夏威夷長大,在那裡的成長經驗非常美好,小時候經常釣魚、衝浪、爬山、打球、運動。我中學畢業後離開,到世界各國旅遊,體驗不同的生活型態。然而在夏威夷的競爭超乎想像的大,因為能發展的範圍有限,工作機會有限,生存其實是困難的。後來我到日本,錄製烏克麗麗的音樂專輯,開始發展音樂事業。
 
賴佩霞:有人說,絕對不要與配偶一起工作。你和妻子一起工作的感覺如何?
 
丹尼爾:完美!她讀法律學院,也很會攝影和寫作。英國有一本雜誌要我寫篇文章,我不善於寫作,就是把字放在一起,妻子幫我修改和潤飾。我表演的時候,不一定完全看到觀眾的反應,或察覺到聲音的效果,她會給我建議,讓我的演奏得更好。這不是我個人的事情,而是我們兩人一起做的事情。如果我做得更好,她也做得更好,我們是一個完美的團隊。
 
關鍵是你必須先注意自己的存在,才懂得選擇誰在你身邊,可以使你更快樂。每個人都有權利成為他自己想要的,我可以掌控我自己的存在品質和周遭環境,而不是試著掌控別人。我與妻子就是彼此照顧,不是彼此掌控或競爭,在那樣的存在品質中,一切如此簡單。你不一定要相信宗教與神之類的,但那是一種業力,你做好事,就有好事臨到你,你做壞事,就有壞事臨到你,事情就是這樣運作。如果你做一些不尊重人的事情,那麼就有許多負面的事情會傷到你。
 
賴佩霞:夫妻如何一起工作,一起投入相同的事業?
 
丹尼爾夫人:我們就是彼此尊重,我們相處與溝通的方式雷同,看事情的觀點也雷同。此外也可能與我的性格有關,我喜歡在背後注意事情的細節,讓事情順利進行,讓他專心地在音樂事業做得更好。
 
打開心
樂於付出
 
賴佩霞:我感受到丹尼爾是一位非常熱情和感性的人,你比較理性和嚴謹。許多夫妻因為彼此個性的差異而受苦,他們認為他們無法和諧相處是因為彼此個性的不同,但我在你們身上看到不同個性的人彼此幫助與互補。請問你們兩個個性完全不同的人如何一起工作?
 
丹尼爾夫人:我想最重要的是把心打開,我們不常爭論,我們彼此透過眼神溝通。
 
丹尼爾:她不會把自己或事情搞得很完美,加上我自己本身不是很嚴肅的人。我們不會彼此競爭,只想著怎樣讓對方快樂,讓對方做他想要做的事情。
 
賴佩霞:這是非常美麗的。我在你們身上看到許多尊重,沒有競爭,彼此幫助,一起創作,成為彼此的伙伴和好朋友。
 
丹尼爾:我的妻子是日裔美國人,她的父親對周遭的人盡所能地付出,他還會幫我洗車,姊姊也會這樣做。母親很會做日本料理,就像餐廳做的一樣,也把自己奉獻給家庭,我妻子的家族就是這樣樂於付出。我以前與自己的家人在一起時,還沒有體會親情到這種程度,我在她的家族十年之後,才逐漸瞭解到那就是幸福。當我有機會分享到這樣的幸福,就會跟著這樣做。他們總是樂於付出,從付出得到許多快樂。
 
賴佩霞:這與美國文化截然不同,你們擁有一個非常甜美的家庭。我在你們身上看到靜心的品質。當我們靜心,每件事都是平靜的,卻似乎缺少樂趣,但是你們能把許多歡樂帶到靜心的寧靜中。無論你們演奏或寫作,只要人在那裡,活在當下,就是靜心。
 
丹尼爾:在現代社會中,人們很難找到心中寧靜的品質,因為有許多責任,很多事情入侵到我們的生活,其實我們不需要處在那樣的狀態中,可以把很多事情簡化。
 
【完整內容請見《魅麗》2016年12月號】
 
小檔案 丹尼爾.何 Daniel HO 官方網站
夏威夷第三代華裔。西方當代傑出而活躍的製作人、作曲家、編曲、烏克麗麗演奏家,也擅長滑音吉他與鋼琴演奏。
2005年躋身美國主流音樂圈,連續9年入圍葛萊美獎,獲得6座葛萊美獎,包括最佳製作人、最佳滑音吉他歌手、最佳夏威夷音樂專輯等。早期音樂風格以夏威夷為主。1990年創立了自己為名的音樂品牌和出版公司Daniel Ho Creations,發行超過80張音樂專輯,橫跨流行、古典、爵士、拉丁等。幫好萊塢電影配樂,如《繼承人生》、《型男飛行日記》、《衝浪手》、《檀島警騎2》等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烏克麗麗教學網

烏克麗麗教學網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